要允许其他人不悲伤

马航事件应该是最近最大的关注点了,整个微博上都在疯狂的转发祈祷,以至于整个timeline上面都被蜡烛刷屏了,我恰好还是那个不怎么喜欢到处转发而且嘴欠的人,就回复了一个女同学几句风凉话,这一下子我从一个善良可爱幽默的胖子变成了刻薄找抽没有同情心的死胖子。还有一个大V在晒食物,底面一片回复,马航都出事,还有心情吃吃喝喝。

回头我删除了微博,仔细考虑了一下我的错误,发觉我确实没有同情心。那么大一个事件,整个世界都在关注,我竟然既没有转发,也没有点蜡烛,我竟然在别人微博那里抱怨蜡烛太多了。我想起了胡适先生的那篇文章《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一切对异端的迫害,一切对“异己”的摧残,一切宗教自由的禁止,一切思想言论的被压迫,都由于这一点深信自己是不会错的心理。因为深信自己是不会错的,所以不能容忍任何和自己不同的思想信仰了。

几年前,我不相信宗教,出于愤世嫉俗,我都会无情的嘲笑那些拜佛唱赞美诗的人。只是现在虽然仍然是一个无神论者,只是看待宗教已经心境平和多了。原因是我曾在某处看到宗教信仰者留下的话语“你不相信我的神,那不重要,只是希望我们在彼此的信仰里面都做一个好人。”当时我看到这句话之前,我接触的宗教信仰者都是在校园里面默默的接近你,突然杀出来问一句‘年轻人,你知道圣经么?’或者向你的手里猛地塞上一个翻墙软件,告诉你回去看看。而这样一个能够儒雅善良的表达的自己的宗教信仰的人我从没见到过,所以我看到那句话的时候,我总感觉如果大家都抱着这种信仰姿态,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美好。

后来我就慢慢感觉可能是我太过年轻,对待宗教信仰者表达传教欲望时候我都是冷嘲热讽或者阴阳怪气的缘故,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了我的恶意,所以也不太愿意善意的回馈。这就互相造成了一种对立的敌意,我越来越觉得宗教信仰者太过迷信,他们觉得我是不能得救的恶人。

现在对待宗教信仰者,我大都非常善良的表达我是无神论者,虽然人数很少,样本意义不大,但是互相相处的还算愉快,总归是互相尊重的。

现在马航虽然出了事情,我们很有可能会失去二百位同胞,非常遗憾,可以很悲伤,可以愤怒,可以难过,但是我们在悲伤愤怒难过的同时,请允许其他人不关心这个事情,请允许别人不难过。

我今天做NCA前驱体试验,把材料的振实密度提高到了日本的水平。
我今天吃了一顿脆皮鸡拌饭,才十块钱,很好吃,满满一份呢。
我今天接到电话,我这种找不到工作的人,有公司还是愿意接收的。
我今天我很快乐,请允许我在这个快乐的日子里面继续快乐。
请允许我不关心马航,请允许我不悲伤。

@2017-05-23 22:12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