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吼西风

贺铸,人称贺梅子,以一首《青玉案》成名,其‘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叠为三愁,手法奇特,意味深长,广为传唱。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谁还记得,贺老头在那个温和而飘摇的北宋,曾经也曾慷慨激昂过: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蓬。官冗从,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所谓的语文课本,都讲的什么玩意儿~

深夜读书,本来困意十足,一句剑吼西风,突然就来了精神。

@2017-05-23 22:11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