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30【慈善的成本】

  • 在一个保障机制不够完善的地方,想最高效率的获得救助是很难的。

  • 当一个人需要救助的情况,此人社会地位相对较高的话,此人可以通过媒体向民众的自由发声,那么此人可以获得的救助是高于普通人的。

  • 社会的保障成本是有限的,需要优先保障社会地位最低的那一部分人。


假设目前中国的状况建立在以上的三种情况,在此种情况下,面向社会发声且民众买单,那么会出现非常诡异的现象。

我们希望社会的慈善能给最穷苦的人给予帮助,但是在社交网络上照片更漂亮,视频更可爱,和营销更牛逼的案例是获得的帮助最大。显然这是矛盾的。

社会运作是需要成本的,慈善的成本非常高。因为慈善不仅仅需要金钱的支撑,而且需要信任的支撑。因此我们如果希望将慈善的金钱可以最高效的用于最穷苦的人身上,所需要的一个值得信任的机构,一个高效的运转体制,一个高输出的国家财政。

红十字会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国家的体制我们也了解了。

所以我只能说,能够引起牛逼营销的个人基本是不需要担心救助的,因为资源已经比较充足了。而真正需要救助的,除非有一个比较强势的机构介入,基本无可能掀起来舆论风暴。所以通过营销宣传向个人吸收捐助,基本可以认定,这是一个对个人来说的高效方式,对于社会来说是一个低效的方式。


在一大波圣母的推动下,营销经常成功,营销也经常反转,一次反转都是对社会信任的一次透支,每一个营销在客观上让发不出声音的求助者希望更加渺茫,每一个营销客观上让社会资源的调动更加低效,每一个营销都无形中让社会信任成本越来越高。

无慈悲的智慧是冷血,无智慧的慈悲是愚妄。

圣母们非蠢即坏,罗尔们贪而且坏,在很久之后,我希望当人们看着被破坏的社会信任结构和可以把圣母们和罗尔们钉死在耻辱柱上。当然我更希望人们淡忘这些人,在保障机制及福利运转越来越完善喝越来越高效的社会中好好的活着。

@2016-11-30 21:3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