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7, 2016

20161207

我靠

整理了一下自己写的睡前故事,感觉也有不少篇了啊。

准备加加油,多写写,争取凑出来个365天。

November 30, 2016

20161130【慈善的成本】

在一个保障机制不够完善的地方,想最高效率的获得救助是很难的。

当一个人需要救助的情况,此人社会地位相对较高的话,此人可以通过媒体向民众的自由发声,那么此人可以获得的救助是高于普通人的。

社会的保障成本是有限的,需要优先保障社会地位最低的那一部分人。

假设目前中国的状况建立在以上的三种情况,在此种情况下,面向社会发声且民众买单,那么会出现非常诡异的现象。

我们希望社会的慈善能给最穷苦的人给予帮助,但是在社交网络上照片更漂亮,视频更可爱,和营销更牛逼的案例是获得的帮助最大。显然这是矛盾的。

社会运作是需要成本的,慈善的成本非常高。因为慈善不仅仅需要金钱的支撑,而且需要信任的支撑。因此我......

November 19, 2016

20161119

十分佩服复旦的学生

在选取时候选出了苍井空

我想,在任何人不应该干预选民的投票行为的基本立场下,在不知道我能选出谁的情况下,用投票苍井空来表达对候选人不满的情绪,这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一个根本不了解的候选人五年站出来一次突然要代表你,就好像一个不认识的丑女人突然跳出来说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一样让人惊悚。对那个没见过的姑娘,我们可以说:“好啊,你出示一下做亲子鉴定”,对那个“代表”,我们同样可以说:“想代表我?可以啊,展示你的政绩、规划和政治主张。”

我觉得这群富有激情和思想的年轻人选出了大量苍井空废票,是一个很好的事,起码,在默默的表达了不满,表达了对候选人不展示的不满。

未来,不满逐渐......